风蚀海平

只想在温柔的风内与你相拥。

一封寄予中原中也先生的信

赶了最后一波惊险末班车!

祝无敌可爱中也生日快乐!!!!

——————————————

给中原中也先生:

 

您好,在此本花店向您献上最真诚的祝福,祝您生日快乐!

相信您已经收到了那满满……将近一大箱的花束,此时此刻必定十分惊讶。虽然如此,但我们绝不可能窃取他人的隐私信息,所以这其中必定是大有来头的,而这整件事情的事主此时此刻正在我身旁的柜台旁倒头呼呼大睡着。我们店的常客太宰治先生在您已经起身的时候才刚刚酣睡呢,因为经历一晚上的挑选,他理所当然的困倦啦。您一定不知道吧,这每一株花,都是由他亲手种下的呢!

他时常来店里挑选花,不过总是皱起眉来,左挑右选许久也没法做出抉择。我有次走到他身旁,我问太宰先生,你需要什么花可以同我说,我会帮您亲自挑选的!他像是伤透脑筋了,摇着头抱怨,说这可不行啊,我那烦人的搭档喜欢的是什么花,就连他自己也不清楚,您就更不会知道啦。他十分笃定地说,好似您虽然没看透自己,但他却看透了您一样。于是从某一日开始,他与我协商,说我可否在您这里种下几株花?租用的费用绝不会少您的。

我并没有什么要拒绝的理由,于是他欣喜地回家去,自此后每日都会来浇水施肥,好像这本来就是他的职分一样。我并不太懂,我说太宰先生,您曾说就连中也先生也不知道自己爱的是什么花,你又怎么能肯定种下去的花中,有他所恰好喜欢的花呢?他只随性的笑笑:既然不知道,那就都种种看就好了,总会有收获!我被他的说法所惊讶,殊不知在那之后,太宰先生所撒下的花种纷纷长出,伸展出嫩叶,开放出繁花,呈现出漂亮缤纷的花海来,就好像——好像他的爱所凝结成了花一样,它们真的如同他所说的生长出来了。

太宰先生会在每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准时来到,踏着光走到他的花前,注视着这些从他心里提取出的爱意的凝聚,然后笑着说与场景不甚相符的话:白痴中也应该会很喜欢这些花了吧。虽然如此,他还是呵护着那些柔弱的花,也时常望着它们出神,或许是想您了也说不定呢。

中原先生,还请您先不要为太宰先生所说的话而生气,因为他还在睡梦之中,我猜等梦醒之后他便会去找您了。您请找找看箱子的角落,有无一个小小的丝绒盒?现在您应该清楚了,里面只有一枚戒指,您感到疑惑?你马上就会知道另一枚的所在地了!

当您看到这里时,我相信太宰先生也已经出现在您的面前了,此刻您应该看见他手中攥住什么东西了。除了送花,太宰先生还拜托了我极为重要的一件事,这也是他接下来即将要说的话——

 

“你是否愿意爱我,中也?这条没有拒绝选项可选择哦。”

 

这也是与您面前所放着的花相对应的,强带有一点点胁迫性的宣言,但我所相信您会喜欢这份专属于您的、二十三岁的生日礼物,因为您获得了这份只独属于你的爱呀!

希望下次来到我的店里时是两位一起!并且我还能够看到,您们已经被刻有对方姓氏的戒指牢牢圈住了。若是这样就太好啦。

祝永远幸福!

至此,敬上。

评论
热度(15)

© 风蚀海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