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蚀海平

只想在温柔的风内与你相拥。

写给那个未曾爱过却又爱过的少女

林奕含,你还好吗?你还会时常做梦,梦裡仍有他吗?

我相信你不会有了,你过往无法入睡,是因为笼罩住你的阴霾一直持续到二十六岁,直至你美好的生命彻彻底底地流逝干净,也不肯透下一丝丝的阳光来温暖你。但你已经二十七岁了,你挣脱了束缚,理应可以放开去做一些少女的梦。梦里应该有每个少女都爱的甜草莓味与薄荷味香气,还有可爱的兔子玩偶和樱桃耳坠。你应该打扮得漂漂亮亮的,然后在那不经意间,遇见那样一个动心的男子,只一下对视动心,然后由牵手到亲吻深入发展,体验那本应早就知晓的恋爱滋味。这一切本属于你,他不应该变成“他”,所以当我看到那个人取而代之了你原本身边情人的位置时,我的眼前都花了起来,视线被剥夺,因为我预料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而事情也如我所想的那样——他来了,他把你仅有的全部夺走了。

你好难过,好痛苦,又没办法向别人求助。于是你就像适时开放的花朵,一天天因为过度的水分而浇灌腐烂在个清新季节里,你觉得自己已经散发起了腐臭味……你觉得自己不配被爱了,不再拥有那份美好了。

于是你爱上了本应最不可能爱上的那个人,因为只有这样,你的痛苦才能减少,你所做与被做的才能合理几分,事情也就显得没那么不可接受了。

你会说:“你看,我与他做这种事,因为我是爱他的,而他也是爱我的啊。”但其实你们彼此谁也不爱谁,你要的是心安理得,他要的是能在你身上所找到的欢愉。

你有写,“你那样对我笑,我怎么可能不原谅你。反正我本来就是最没关系的人。”我希望你以后再也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这种话放到你身上显得太过沉重同时又太不真实,你本应该如白纸一样一尘不染,怎么如今却低到尘埃里去了呢?

最后你还是没法与自己抗衡,你走啦,你肯定想着睡下去就好了,睡下去醒来就是新的地方新的人,再也没有那副讨厌的、看起来温尔儒雅实际上却是披着人皮面具的那副面孔。以后你身上肯定总会有好闻的沐浴露香气,且不再会是为了洗去什么而拼命增添上的了,那会是你自愿用来发散自己少女魅力的选择。我想总有一天我会看见一个活泼开朗,笑容很好看的女孩子,在台湾某个街头,穿着一身好看漂亮的碎花裙,蹦蹦跳跳没有烦恼的嬉闹着。然后走过去拍拍肩膀的时候,她会眯起眼睛来,很小心很谨慎的问我:“你是谁?妈妈和我讲过,不可以乱和人讲话——”

这会是美妙的,令人身心都感到放松的美梦,我希望那个姗姗来迟的白马王子这次会在你的身边保护你,这样总能使你感到安心一些,你也总可以睡得好,不会再突然睁开眼来,在漆黑的夜里看着没有星星的天空独自一个人感到害怕。所以赶快继续睡吧,我希望你可以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人世间的每一份好,因为那本来就是你应该得到的。在二十七岁的日子里,你的美梦还会一直做下去,并且终将不会只是一场梦。

林奕含,你不再会是孤独的,我们会好好地看着,他不会再进入你的梦里了,连一步也不会迈过。于是一定要按时睡觉,准时睡觉的晚上呢,是绝对没有坏人来打扰的,所以你就好好地安心做美梦去吧,有我们在呢。

坏人不会再有了,芬芳的香气才不会属于他们。林奕含,晚安啦。

评论
热度(4)

© 风蚀海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