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蚀海平

只想在温柔的风内与你相拥。

【莫天使】再度重逢(上

第一次尝试写了莫天使,可能会有ooc,希望多多包涵。

再写不出来我觉得川可能要把我剁了()于是先迅速发一部分先!

希望大家阅读完能够感到愉快!

川川钦定,he预定了。(啊?

 ——————————————

就在这个夜晚,安吉拉·齐格勒博士尝试恋爱,再一次失败了。

 

好吧,她早应该想到的,年轻又优秀的男人自然而然也会成为别人的猎物,是她小心翼翼过头,没有及时采取些什么行动,好让“猎物”上钩。但这怎么能够怪她呢,谁也不知道外表成熟迷人的齐格勒博士,在人生重要的三十岁来临之前,居然还没有谈过一次恋爱——

——一次都没有。

真是想到就头痛,安吉拉用手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然后从兜里取出钥匙打开家门。她并没有感到遗憾,只是觉得过去一心专注于研究的自己太笨,居然从来没有为以后着想过,在莉娜搬走之前,她还常常和安吉拉唠叨着:“安吉拉,你应该找个人来陪陪你!不然回到家里空荡荡的,多冷清!”那时的安吉拉还不以为然,直到连莉娜都找到了自己的所爱,安吉拉这才发现,原来自己拥有的亲密关系少得可怜。

安吉拉捧着咖啡坐在沙发上,环视了家里一圈,轻轻叹了口气。特意重新装修的房子,却只有自己坐在这里欣赏。但这个家本来是应该有另外一个人的,而且应该就坐在自己身边。

去他妈的爱情,安吉拉深深呼吸一口气,拿起桌上的研究报告,自言自语:“只有工作才能让人轻松。”

细细读了十来分钟,这次的报告写的很好,没有错误,无可挑剔,简直是优秀范例的存在。安吉拉舒展了一下身体,对自己的才华感到佩服不已,但她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平常无论工作状态多好,自己忙得焦头烂额的,总会有几处小毛病。于是她又迅速浏览了一遍,在最后一页突然停顿住。

 

这个审核笔迹怎么那么熟悉?

安吉拉在记忆中搜索,的确很眼熟,她略微思考一番,想到了什么,却被自己的想法逗笑了:“怎么可能呢,肯定是我今晚受了刺激,她才不会出现在研究所,我也真是太能幻想了……”

 

但她其实再清楚不过了,她才不会搞错,这就是莫伊拉·奥德莱恩的字迹,因为她早已经看过无数次了。

 ——————————————

 

莫伊拉·奥德莱恩,有名的基因工程学者,安吉拉的憧憬对象,也是她在大学期间曾经暗恋过的人,最初心动的人。

之所以说是曾经,是因为后来的安吉拉觉得自己会心动只是因为她太过耀眼,每个人都会喜欢优秀的人,而喜欢上奥德莱恩是那么遥不可及,打从进入大学开始,每个人都在称赞她的才华,说她以后一定会是这方面当之无愧的第一人。她是系内第一,与之相比第二的安吉拉的光芒就黯淡许多,也许莫伊拉本人的性格并不讨喜,但她对待研究的认真却让安吉拉都感到诧异——莫伊拉曾经在实验室里连续待上过五天,直到把那微小的瑕疵给完完全全剔除,才带着一堆记录资料出了实验室的门。

哪怕她并不能认同莫伊拉的作为,甚至可能两人的主旨也不一样,但是安吉拉还是对于这份精神而发自内心的敬佩。她们很少有过直接接触,上一次的见面或许还是某次研讨会,但安吉拉并不希望在这个时候见到莫伊拉·奥德莱恩,哪怕这是对于她研究突破下一步进展的绝佳机会。


  ——————————————


“拜托……别让她在这个时候出现,好吗,真的拜托了……”

安吉拉一路碎碎念叨着快步走向自己的研究室,她说不清为什么不想在这个地方、这个时候见到莫伊拉,或许只是不希望借助她的力量来让证明自己的能力,或许是从心底里不想记起与过去有关的事情……又或许是因为,不愿意在这个时候让她见到这样狼狈,毫无大作为的自己。

好、烦、躁。

安吉拉停住脚步,过度激动让她的头隐隐作痛,为了研究,同时也为了让自己逃避一下最近发生的事,过去的几天她一直住在研究室,没有休息好,工作时间也是日夜颠倒,全靠提神药物支撑。这次的头痛肯定也只是因为缺觉而已。安吉拉下意识翻找自己的外衣口袋,却不见了自己装提神药片小瓶子的身影。


“你是在找这个?”有人站在她的跟前晃了晃什么东西,安吉拉抬眸一看,是自己的小瓶子,正打算说谢谢的时候,对方却又把东西收走了。

“看来你这段时间过得很糟糕,齐格勒,好好看看你自己现在是什么样子吧。”安吉拉几乎要以为这是梦了,还是顶级噩梦,莫伊拉·奥德莱恩就站在她面前。“不要做自己做不到的事,你难道连一点自觉都没有吗?”

安吉拉觉得身边开始虚无缥缈起来,眼前也有点花,她没料到自己真的会迎面撞上这个人,生活仿佛和她开了个玩笑,最开始她离开奥德莱恩,选择了另一条不同的路,以为摆脱了这个人,结果过了这么多年,自己又回到了她的附近,而且这次比任何一次都要输得彻底。我不是做不到——她很想这么大声对莫伊拉说,但安吉拉只觉得不安席卷了自己全身,无法说出话来,下一秒她只觉得困意沉沉无法站稳。在闭上双眼前,她似乎看见对方往自己这边迈了一步,一副带有些许诧异的表情。她很少见到这样的奥德莱恩,抑或是说,安吉拉所认识的她永远都是一样的镇定。这一定是梦,她对自己说。既然是在梦里,那自己说什么都可以,于是她开口,声音轻得像是说给自己听:

“……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时候。”

“明明快要把你……彻底从生活里忘掉的时候……”


而那句话仿佛抽走了她所有的力气,安吉拉失去了意识,之后她就彻底陷入了一场长梦中。

评论(6)
热度(9)

© 风蚀海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