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总是轻快且时刻在变幻着的。

居然忘记把明智生贺补上了 下周我一定写!这周太累啦,写不出什么好东西了。

在周五的明亮夜里

 -

  某日午后我对K君说,我也没有什么梦,只希望人间的大家都能展翅翱翔于天际,从这微小而拘束的世界内冲破生到死的屏障,完成我们每个人通向自由的必要任务,然后就可以快乐的消失在这世上了。

  K君听了我的话,坐在天台压缩机旁晃悠着腿大笑起来:小林君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我常常以为你是个乐观主义者呢!我只好苦笑起来,一个外向者即便拥有了烦恼,在常人眼里也是瞬间就到脑后的事情,他们会说,没有什么是快乐无法遣散的,而你这么快乐又有什么好烦恼的呢!但K君是明白我的,他比我更加急于冲破屏障,达到距离地面一千公里远的太空中化作流星在星际旅行中留下的琐屑微粒,但他...

一封寄予中原中也先生的信

赶了最后一波惊险末班车!

祝无敌可爱中也生日快乐!!!!

——————————————

给中原中也先生:


您好,在此本花店向您献上最真诚的祝福,祝您生日快乐!

相信您已经收到了那满满……将近一大箱的花束,此时此刻必定十分惊讶。虽然如此,但我们绝不可能窃取他人的隐私信息,所以这其中必定是大有来头的,而这整件事情的事主此时此刻正在我身旁的柜台旁倒头呼呼大睡着。我们店的常客太宰治先生在您已经起身的时候才刚刚酣睡呢,因为经历一晚上的挑选,他理所当然的困倦啦。您一定不知道吧,这每一株花,都是由他亲手种下的呢!

他时常来店里挑选花,不过总是皱起眉来,左挑右选许久也没法做出抉择。...

写给那个未曾爱过却又爱过的少女

林奕含,你还好吗?你还会时常做梦,梦裡仍有他吗?

我相信你不会有了,你过往无法入睡,是因为笼罩住你的阴霾一直持续到二十六岁,直至你美好的生命彻彻底底地流逝干净,也不肯透下一丝丝的阳光来温暖你。但你已经二十七岁了,你挣脱了束缚,理应可以放开去做一些少女的梦。梦里应该有每个少女都爱的甜草莓味与薄荷味香气,还有可爱的兔子玩偶和樱桃耳坠。你应该打扮得漂漂亮亮的,然后在那不经意间,遇见那样一个动心的男子,只一下对视动心,然后由牵手到亲吻深入发展,体验那本应早就知晓的恋爱滋味。这一切本属于你,他不应该变成“他”,所以当我看到那个人取而代之了你原本身边情人的位置时,我的眼前都花了起来,视线被剥夺,因为我预...

他摩挲着爱人的手,细长削瘦的指骨隐隐泛白。他凑前去,想将自己藏在那团漆黑中,白光斜斜地照进来了,映在他消瘦的背上,这时候他开始像呓语一般的询问了:“芥川君,你爱我好不好呀?”声音显得孤独又凄凉,而他的爱人没有回应他,因为他刚刚化作乌烟而离去了。

1 2

© 风蚀海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