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蚀海平

只想在温柔的风内与你相拥。

【莫天使】再度重逢(上

第一次尝试写了莫天使,可能会有ooc,希望多多包涵。

再写不出来我觉得川可能要把我剁了()于是先迅速发一部分先!

希望大家阅读完能够感到愉快!

川川钦定,he预定了。(啊?

 ——————————————

就在这个夜晚,安吉拉·齐格勒博士尝试恋爱,再一次失败了。


好吧,她早应该想到的,年轻又优秀的男人自然而然也会成为别人的猎物,是她小心翼翼过头,没有及时采取些什么行动,好让“猎物”上钩。但这怎么能够怪她呢,谁也不知道外表成熟迷人的齐格勒博士,在人生重要的三十岁来临之前,居然还没有谈过一次恋爱——

——一次都没有。

真是想到就头痛,安吉拉用...

我不清楚自己要写什么样的文字,也不知道要如何下笔。我想要讲述的事情有太多太多,一件件堆积在我的心中,不会消散,也不会腐烂。我为自己没有才能而羞愧,为所想描述的事情而不安。

无论读多少次,我都觉得托尔金那句在丧妻之后的话让我心灵震撼。“但是故事脱离了正轨,我被抛下了,而我无法去铁面无私的曼督斯面前恳求。”他写下了贝伦与露西恩的故事,但是自己终究无法成为故事里的人,与他美丽的露西恩永远在一起,于是便做了这样一个难以触及的梦。

在周五的明亮夜里

 -

  某日午后我对K君说,我也没有什么梦,只希望人间的大家都能展翅翱翔于天际,从这微小而拘束的世界内冲破生到死的屏障,完成我们每个人通向自由的必要任务,然后就可以快乐的消失在这世上了。

  K君听了我的话,坐在天台压缩机旁晃悠着腿大笑起来:小林君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我常常以为你是个乐观主义者呢!我只好苦笑起来,一个外向者即便拥有了烦恼,在常人眼里也是瞬间就到脑后的事情,他们会说,没有什么是快乐无法遣散的,而你这么快乐又有什么好烦恼的呢!但K君是明白我的,他比我更加急于冲破屏障,达到距离地面一千公里远的太空中化作流星在星际旅行中留下的琐屑微粒,但他...

写给那个未曾爱过却又爱过的少女

林奕含,你还好吗?你还会时常做梦,梦裡仍有他吗?

我相信你不会有了,你过往无法入睡,是因为笼罩住你的阴霾一直持续到二十六岁,直至你美好的生命彻彻底底地流逝干净,也不肯透下一丝丝的阳光来温暖你。但你已经二十七岁了,你挣脱了束缚,理应可以放开去做一些少女的梦。梦里应该有每个少女都爱的甜草莓味与薄荷味香气,还有可爱的兔子玩偶和樱桃耳坠。你应该打扮得漂漂亮亮的,然后在那不经意间,遇见那样一个动心的男子,只一下对视动心,然后由牵手到亲吻深入发展,体验那本应早就知晓的恋爱滋味。这一切本属于你,他不应该变成“他”,所以当我看到那个人取而代之了你原本身边情人的位置时,我的眼前都花了起来,视线被剥夺,因为我预...

1 / 2

© 风蚀海平 | Powered by LOFTER